首页 豆瓣资讯 正文

男生伤感网名(一眼就吸引人的网名)

扫码手机浏览

展开全文/我在 ...

展开全文

/

/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身边有你,就好……

伴随着一个急刹,地铁广播里突然传来一声“哎呦卧槽!”司机本来准备发出通知的,结果不小心飙了脏话,赶紧补救,“列车要在前方临时停靠,请乘客耐心等候”。乘客们反应都很冷淡,反正已经是末班车,谁也不会害怕再晚一些了。

阿九回味起司机那句不小心的粗口,不由得“噗嗤”地笑了出来。坐在同排座椅另一边的男生看着阿九,也笑了出来。阿九觉得有些尴尬,停下笑声,低下了头,男生却自然地开始跟她搭话。男生说,你知道吗,听说坐到末班地铁会有好运气,乘客可以把他的伤心全都留在地铁里呢。阿九说,我的伤心可能有点多呢。男生说,没关系呀,末班地铁很空啊。说完,两个人都笑了,列车也重新开动了。那天,阿九觉得自己的伤心真的全都留在了地铁里。

那天之后,阿九常常在末班车上遇到那个男生,她还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大佑。他们在一次次的末班地铁上,成了无话不谈的伙伴。

大佑却告诉阿九,在浦电路地铁站,明明有两条线路经过,却不能同站换乘,相比之下阿九和陈朗已经算很有缘分。大佑还知道很多很多地铁的趣闻,常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却让阿九回家的路变成了一段奇妙的旅程。 大佑会在弯道来临之前向阿九预告,让她看着车厢里的拉环整齐划一地倒向一边,说它们好像一排醉酒的士兵,连踉跄都要保持步调一致。

有一次在地铁上,阿九接到妈妈的电话,得知家里养了多年的松狮去世了,阿九很难过。地铁行进中,大佑突然对阿九说,你看!那是不是你的松狮!阿九顺着大佑的手指望向窗外,恍惚中,竟然看到了一只狮子。大佑让这班地铁变成了童话世界,阿九甚至相信了那只狮子就是自己家松狮,虽然后来阿九才知道,那时候列车刚好路过上海野生动物园,会看到野生动物也不奇怪。阿九开始喜欢末班车了。

当一个人率先变得快乐起来,好运气就会主动来临。阿九负责的项目又重新启动了,而同一天的末班车站台上,阿九见到了陈朗。那个她曾经暗恋的男生。

阿九边和陈朗说笑着,边走进了末班地铁,刚好和大佑的眼神撞上。大佑突然把右手插进口袋,用左手偷偷对阿九比了加油的手势,随后闪身走向远处的车厢。 那天之后,阿九几乎每天都会在地铁站碰到陈朗,但大佑却再也没有出现过。阿九饶有兴致地把大佑给她讲过的趣事,一点一点地讲给陈朗听,陈朗越笑越开心,阿九却越来越难过。当全部的趣事都已经讲完,陈朗跟阿九告白了。阿九这才发现自己的后知后觉。原来在和大佑一次次的末班车冒险中,自己早就和暗恋陈朗的心情道了别。

阿九简单地拒绝了陈朗,而之后,陈朗没有再坐过末班地铁。就像过了十二点的灰姑娘,阿九的一切回到了原点,她再没有在窗外看到过狮子。 大佑的理论似乎失效了,地铁把阿九曾留下的伤心,全都还给了她。列车转弯,看着吊环整齐地倾斜,阿九突然不自控地流起了眼泪,不知不觉,就坐到了终点站。广播里的声音把阿九从思绪中拉回现实。“终点站已经到了,请所有乘客带好您的随身物品下车……还有,阿九,请在站台等一下。”是大佑的声音!阿九哭得更凶了,她一下子起身冲上了站台。她不知道为什么大佑会从驾驶室里走出来。其实有太多她不知道的事了。

大佑是个地铁检修工程师,每天坐着末班地铁,等待最后一拨乘客离开,再开始自己的工作。在末班车上,他看到疲惫的阿九却轻易地被广播事故逗笑了,那笑容特别好看。从此大佑每天都盼着听阿九讲她的烦恼,想着,要怎么逗阿九开心。阿九终于出现了,大佑却看到她的旁边,站着陈朗。大佑退缩了。

后来,大佑主动申请转岗,去做了地铁司机。在车载监控中看到和陈朗有说有笑的阿九,他也觉得足够安心了。大佑不曾缺席阿九的每一班末班车,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继续守护着她。可是直到这一天,他看见阿九一个人在车厢里哭,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在广播里叫住了阿九。 大佑问阿九,是在为陈朗伤心吗?阿九摇摇头,是因为找不到你。意外的答案让大佑感到了错愕。

那些自以为是的自知之明,他以为是一个人的成全,却成了两个人的阻碍

阿九和大佑结婚了。阿九还是每天都会坐上末班车,在第一节车厢,隔着一道门,陪着大佑开完最后一班车,然后两个人一起下班,回家。

克洛伊全球旅拍,希望有一个人,陪你走向婚纱。希望有一个人,在终点等你。

克 / 洛/ 伊/ 婚 / 纱 / 摄 / 影 /

| 别 让 爱 等 待 太 久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