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豆瓣资讯 正文

我吻过你的脸(我曾经吻过你颤音)

扫码手机浏览

《大堰河,我的保姆》大堰河是我的保姆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她是童养媳大堰河是我的保姆我是地主的儿子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长大了的大堰河的儿子大堰河以养育我而养育她的家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养育了的你大堰河啊我的保姆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的被雪压着的草盖的坟墓你的关闭了的故居檐头的枯死的瓦菲...

《大堰河,我的保姆》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

她是童养媳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我是地主的儿子

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长大了的

大堰河的儿子

大堰河以养育我而养育她的家

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养育了的

你大堰河啊我的保姆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

你的被雪压着的草盖的坟墓

你的关闭了的故居檐头的枯死的瓦菲

你的被典押了的一丈平方的园地

你的门前的长了青苔的石椅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我是地主的儿子

在我吃光了你大堰河的奶之后

我被生我的父母领回到自己的家里

大堰河你为什么要哭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我摸着红漆雕花的家具

我摸着父母的睡床上金色的花纹

我呆呆地看着檐头的我不认得的“天伦叙乐”的匾

展开全文

我摸着新换上的衣服的丝的和贝壳的纽扣

我看着母亲怀里的不熟识的妹妹

我坐着油漆过的安了火钵的炕凳

我吃着碾了三番的白米的饭

但我是这般忸怩不安

因为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

为了他忙着切那冬米的糖

为了他常悄悄地走到村边的她的家里去

为了他走到她的身边叫一声“妈”

大堰河把他画的大红大绿的关云长

贴在灶边的墙上

大堰河会对她的邻居夸口赞美她的乳儿

大堰河曾做了一个不能对人说的梦

在梦里她吃着她的乳儿的婚酒

坐在辉煌的结彩的堂上

而她的娇美的媳妇亲切的叫她“婆婆”

大堰河今天你的乳儿是在狱里

写着一首呈给你的赞美诗

呈给你黄土下紫色的灵魂

呈给你拥抱过我的直伸着的手

呈给你吻过我的唇

呈给你泥黑的温柔的脸颜

呈给你养育了我的乳房

呈给你的儿子们我的兄弟们

呈给大地上一切的

我的大堰河般的保姆和她们的儿子

呈给爱我如爱她自己的儿子般的大堰河。

大堰河

我是吃了你的奶而长大了的

你的儿子

我敬你

爱你

-END-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