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豆瓣资讯 正文

花团锦簇的意思(花团锦簇的意思美不胜收的意思)

扫码手机浏览

说明自4月1日至15日,将围绕共读主题“红楼芳菲”,每周两次推送讲师蒋春林的原创文章,也会集中推送与此相关的其他作者的文字,以配合共读主题的进行。63回群芳为宝玉过生日,老太太、太太等领导都被作者安排了不在家,这些女孩子们没有了约束,尽情狂欢,几乎把红香圃、怡红院、榆荫堂乐翻,特别是生日当夜她们集中在怡红院开夜宴,喝酒唱曲行酒令,这是全书中最后一场豪华盛宴,...

说明

自4月1日至15日,将围绕共读主题“红楼芳菲”,每周两次推送讲师蒋春林的原创文章,也会集中推送与此相关的其他作者的文字,以配合共读主题的进行。

63回群芳为宝玉过生日,老太太、太太等领导都被作者安排了不在家,这些女孩子们没有了约束,尽情狂欢,几乎把红香圃、怡红院、榆荫堂乐翻,特别是生日当夜她们集中在怡红院开夜宴,喝酒唱曲行酒令,这是全书中最后一场豪华盛宴,花团锦簇,诗意肆意,兴趣盎然,是红楼中最让人温馨的场景之一。她们用做游戏掷骰子的方式进行抽签,签是象牙花名签子,签上画着一种花卉,四字题语,下面又有镌的小字一句古诗,外加备注,集中的使用八种花来契合八个重要人物的性情风范甚至身世经历命运,是女儿如花的绝妙写真。

宝钗是第一个抽到花签的。

画:一支牡丹

字:艳冠群芳

展开全文

诗:任是无情也动人

注:在席共贺一杯,此为群芳之冠,随意命人,

不拘诗词雅谑,道一则以侑酒。

牡丹和贵妃杨玉环很有联系,开元中,唐明皇和杨贵妃在沉香亭前赏牡丹。大诗人李白进《清平调》三篇,将牡丹和杨贵妃相比拟,风流蕴藉,花影人面难分辨,春意无限。77回,宝玉叹的话中就提到杨太真沉香亭之木芍药,说的就是这个典故。

宝钗长的鲜艳妩媚,她像谁呢?杨贵妃。她生得肌骨盈润,是个珠圆玉润富态雍容的胖美人。此外宝钗肌肤洁白,脸若银盆,眼如水杏,脸如银盆之白嫩,眼如水杏之灵动。中国人有句老话“一白遮百丑”,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而她的薛姓谐音“雪”,水的固态形式出现,她又是肌肤胜雪,兴儿介绍她时说竟是雪堆出来的。他夸张的说自己不敢出气,是生怕这气暖了,吹化了姓薛的。(还有一人以雪比拟之,那就是尤二姐,她是花为肠肚雪作肌肤。)《长恨歌》中形容杨贵妃也有“雪肤花貌参差是”的句子。她的雪白一段酥臂在红麝串的衬托下细白娇嫩,连美人堆里长大阅美多矣的宝玉都看呆了,心旌摇曳。

既胖又白又入美人之列的当然是实力超群的美人,因为胖给人以不够轻盈的感觉,白看上去更胖,唯有骨骼蕴秀雍容而不臃肿而且具有出众的美貌方能艳冠群芳。如此惊人的先天素质,当然用不着名贵的化妆品,用不着繁琐的珠宝,因为这些花儿粉儿的堆砌对她而言是完全的属于画蛇添足,因嫌脂粉污颜色啊。宝钗对自己内在和外在的美都充满了矜持和自信,所以尽管她家常穿着上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而气度从容,敢于说“淡极始知花更艳”。

宝钗长得胖,不爱运动,偶尔扑回蝴蝶就累得香汗淋漓娇喘细细。30回因为是夏天怕热,懒得出去听戏,宝玉没话找话对宝钗说:“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来也体丰怯热。”结果惹得宝钗勃然大怒,当面这样说一个姑娘胖,那简直跟取笑一样。况且杨贵妃在正统思想里是属于红颜祸水一类,这当然是一向注意闺誉的宝钗所不能容忍的。所以一般不发脾气的她冷笑着回敬他说:“我倒像杨妃,只是没有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让一向认为宝姐姐是谦和温柔的宝玉大跌眼镜。虽然她不愿意别人说她胖,但以杨妃之丰美喻之,的确是比较恰当,可圈可点,倘若她如愿进入皇宫,凭她的见识和处世社交能力说不定也能当上贵妃呢。

美女分为胖瘦二型,胖型美女以杨贵妃为典型,瘦型美女以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为典型,环肥燕瘦,各自代表了不同类型的美女典范,红楼梦中的胖型美女代表是宝钗,瘦型美女代表是林黛玉,都符合国人的审美需求,可谓平分秋色。27回回目:“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明确地把宝钗比作杨玉环,黛玉比作赵飞燕。只是到了今天,已经是瘦型美人的天下了,娇弱轻盈苗条的青春骨感美女人气要旺很多。所以减肥是当今爱美女孩子们的必修课,甚至有人冒着生命危险也无畏无惧。

很有意思的是,诗人们常常将丰满的杨贵妃和身材苗条轻盈的赵飞燕互相比较。如李白的清平调三首之二有句:“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书中有一人可卿,如她的乳名兼美一样,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将两者的美和谐的融合,她可是仙界人物。

花笺诗来自于唐罗隐《牡丹花》:

似共东风别有因,绛罗高卷不胜春。

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也动人。

芍药与君为近侍,芙蓉何处避芳尘?

可怜韩令功成后,辜负秾华过此身!

牡丹具有倾国之容貌,动人之风情,堪当花王。这首诗中有一句“芍药与君为近侍,芙蓉何处避芳尘?”联系到黛玉抽的是芙蓉,而芍药处处和湘云有关,白天里湘云喝多了酒,以芍药当枕,以芍药当褥,俨然是一幅芍药春睡图。芍药与君为近侍,而宝钗、湘云和宝玉很亲近,已经达到近伺的程度,让黛玉长叹这个宝哥哥是见了姐姐忘了妹妹,宝玉和宝钗、湘云都有姻缘的可能和暗示,一个是金玉姻缘,一个是因麒麟白首双星,因为宝钗的比较,让黛玉的爱情饱受折磨,因为湘云的存在,也让黛玉每每担忧悲愤,而黛玉的签为芙蓉,简直暗暗称奇这种安排的巧合,真真是“芙蓉何处避芳尘?”

牡丹丰腴娇艳,富贵不可抵挡,不免也有俗媚俗艳的一面,非常符合宝钗珍珠如土金如铁的皇商家庭背景。

然而,花签表面上是祥瑞之语,实际上却不尽然。看这首诗的最后一句:可怜韩令功成后,辜负秾华过此身。韩令指韩弘,曾为中书令,适逢京城中权贵百姓均崇尚牡丹,车马若狂全城赏牡丹,韩令却砍了家中的牡丹:“吾岂效儿女子邪?”牡丹即使国色富贵,终究还是有人要辜负她的秾华。正如宝钗的命运,即使人人称颂,处处动人,然而不幸遇到了宝玉。纵一度得到宝玉的人,却得不到宝玉的心,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宝玉终究辜负了倾国牡丹,最有情的成了最无情的。

蒋春林,笔名木青青,华南理工大学图书馆副馆长,爱好文学和植物摄影。

写作出版《人间芳菲——<红楼梦>中的植物世界》、《华园植物记》、《花影流年——张爱玲笔下的花花草草》等图书。

图片:网络

文图版权归原作者

本平台致力于推广普及《红楼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