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豆瓣旅游 正文

阴阳太极图(阴阳太极图的寓意)

扫码手机浏览

地堑城坐落于连绵天水山脉旁,是拥有十几万口的繁华城池,为地堑城中端木、王、张、李、封、诸葛六大家族把持。阳春三月的夜晚,繁星挂满天空,地堑城中万家灯火在夜幕中闪耀着夺目的光彩。此时,端木家某座院落中。 ...

地堑城坐落于连绵天水山脉旁,是拥有十几万口的繁华城池,为地堑城中端木、王、张、李、封、诸葛六大家族把持。

阳春三月的夜晚,繁星挂满天空,地堑城中万家灯火在夜幕中闪耀着夺目的光彩。

此时,端木家某座院落中。

端木正阳和妻子张月华面带慈爱之色,扫视着处于熟睡中的孩子,端木天循。

已经三岁的端木天循保留着婴孩般的纯真,脸上挂着点点满足的笑意,不停的吸吮着自己含在嘴中的拇指。

半响,张月华眼带不忍之色,轻皱眉头,凝望着自己的丈夫,道:"阳哥,真的要这么做么?天循他还这么小......我怕他受不了。"

"月华,你也知道,地堑城中暗流涌动,端木家随时都要面临惨烈战斗。我,哎......我真怕自己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端木正阳重重叹口气,紧紧握着妻子的玉手

,望向熟睡中的端木天循的眼神多了几分坚决:"他是我端木正阳的种,我相信他一定能受的了!哪怕受不了,也必须这样!"

眼中涌起一番苦涩之意,端木正阳紧握着拳头,强行将眼中的苦涩驱散,沉声说道:"哪怕天循不行,天循将来还有孩子,我们端木家的血脉会一直流传下去的。

我相信,终究会有我的后代破解其中的奥秘。"

"阳哥......"看到端木正阳如此坚决,张月华只德无奈的点点头,道:"那么,我们开始吧。"

"嗯!"端木正阳点点头,浑身天玄力陡然运转,狂暴的气势透体而出。

张月华同样娇喝一声,浑身爆发出狂暴的气势,瞬间来到端木正阳后背,双手抵在端木正阳的太阳穴附近,体内的天玄力源源不断的朝着端木正阳涌来。

"啊!"狰狞的神色挂在端木正阳的脸上,根根青筋突兀而现,双眼微微凸起,眼球布满了血丝。

随着端木正阳闷哼一声,在其额头处诡异的出现一抹红芒组成的旋涡,一枚拇指大小的血色玉简从额头处钻了出来。

这枚血色玉简浑身上下被古朴的纹路包裹着,在这些纹路中,若阴若现的出现一副貌似阴阳太极的图象。

"哼!"当血色玉简从端木正阳的额头中央涌现时,张月华轻哼一声,脸上多了几分苍白,身上气势骤然减弱,双手从端木正阳的太阳穴处移开,随即就地盘腿回复

体内的天玄力。

待体内天玄力恢复少许,张月华再度催动体内稀少残存的天玄力,率先将端木天循弄昏迷,随即慢慢朝着端木天循体内灌输天玄力,平复着端木天循肉体的疼痛感

展开全文

"去!"随着端木正阳一声低喝,血色玉简瞬间没入端木天循的额头中。

当血色玉简没入端木天循的额中时,端木天循额头上的冷汗停止涌动,呼吸开始平复,只有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天循。"看到端木天循如此模样,张月华的眼中多了几分疼惜。疲惫不已的端木正阳的眼中同样充满疼惜,不过他认为这一切都值得。

呜!......

就在端木正阳和张月华准备就寝休息的时候,一阵尖锐的示警声在端木家大院中响彻。

"端木家遇袭?!"端木正阳和张月华听清这阵示警声的内容时,不可置信的面面相觑,"他们动手了?"

"他们竟然选择夜袭端木家!"张月华不由惊呼起来,眼中充满了担忧。

"走!"端木正阳扫了一眼熟睡中的端木天循,眼中一寒,和张月华纷纷奔出房屋。

身为端木家子弟,只要能够保护家族安危,哪怕付出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家族,乃是家族子弟的根。若家族灭亡,家族子弟也将无法存活下去。

家国天下,永远以家为重!

没有家,何来国?没有国,何来天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家就是自己的避风港,家就是自己的依靠。

漆黑夜幕中,点点火光闪耀,地堑城端木家大院响起阵阵惊叫声、喊杀声、惨叫声、金戈撞击声......

在这些杂音中,端木天循睡的很安稳,似乎没有受到这些杂音的骚扰,时不时还皱皱眉头,小脸上带着几分痛苦。

......

时光如梭,岁月如流。

转眼十三年,端木天循已成十六岁的男孩。

面色红润,浓眉大眼,剑眉耸立,别有一番英气。

此刻,端木天循跪在端木家庙堂中,带着几分思念,带着几分悲痛,直直的盯着供奉在端木家庙堂中的英烈祠上方的两块灵位。

端木家英烈端木正阳之灵位。

端木家英烈张月华之灵位。

十三年前,端木家遭受来自地堑城封家、康家、孟家三大家族的夜袭。

三家联手,攻势凶猛。

虽遭受夜袭,作为地堑城六大家族之首的端木家还是展现出他雄厚的底蕴,不但抵挡下来自封家、孟家、康家的攻击,甚至还做出反扑,进而将六大家族之一的封

家彻底铲除,使地堑城六大家族变为五家。

在此一役中,端木家大部分精锐子弟陨落,端木家也让出地堑城家族之首的排名,成为了地堑城五大家族之末。

在这批殒命的精锐子弟中,正有端木天循的父母。

默默凝望着父母的灵位,端木天循眼中充满怀念。半响,端木天循在石板上磕下三个响头,道:"父亲,母亲,时候不早了,孩儿要去修炼了。孩儿明年还会再来

看望你们的。"

"天循哥哥。"当端木天循走出端木家庙堂的时候,一道轻愉的声音传进端木天循的耳中。

听到这阵声音,端木天循双眼一亮,脸上带着几分欢喜,转身望着奔来的少女。

飘逸的秀发,瓜子脸上镶嵌着一对明亮的双眼,弯弯的柳眉,看上去甚是可爱。

这位容貌出众的少女正是端木天循的未婚妻,端木兰熏。

在端木天循和端木兰熏还待在各自父母腹中的时候,他们的父亲就相互指腹言明:若为同性,互为兄弟金兰;若为异性,结为夫妻亲上加亲。

端木天循的父亲端木正阳和端木兰熏的父亲端木尚德都是端木家远房旁支,只因个人实力出众,才得到端木家主房青睐,进而成为端木家核心子弟。成为端木家核

心子弟的端木正阳和端木尚德两人相见如故,随即便结拜为同姓兄弟。

"兰熏,你怎么来了?"端木天循看着跑到自己面前的端木兰熏,眼中多了几抹喜意。只不过在端木天循的眼底,带着几分自卑。

"哼,天循哥哥,你已经达到凝气期了,竟然都不告诉我。"端木兰熏白了端木天循一眼,脸上挂着几分怒意。没等端木天循表示歉意,端木兰熏的脸色多云转晴,

笑呵呵的说道:"嘿嘿,不过,我猜到你一定会第一时间来这里把好消息告诉伯父伯母,所以我就来这里找你了。"

根本没给端木天循开口说话的机会,端木兰熏继续说道:"我们赶紧走吧,父亲还在等着我们呢。哈哈,父亲听说你已经进入凝气期了,专门让母亲做了一大桌好

吃的呢。"

"嗯,好的。"端木天循点点头,端木兰熏并肩走在路上,相互间说说笑笑。

"兰熏,你怎么又和这个废物在一起?"愉快的气氛被突如其来的尖酸声音打破。

听到这道带着挑衅的声音,端木天循眉头不由一皱,眼中闪过一抹怒色,脸色随即变得平静。

闻听此言,端木兰熏倒是转身怒视说话的男子,喝道:"端木浩林,你是想和我打上一架么?!"

"呃......"闻言,端木浩林嘴角一抽,他自认自己可不是端木兰熏的对手。当下,端木浩林目光落到端木天循身上,阴阳怪气的说道:"啧啧,废物就是废物啊,

永远只会躲在女人背后,啧啧......干脆下辈子当个女人算了。"

"端木浩林!你找死!"端木兰熏面色一怒,天玄力破体而出,浑身上下充满澎湃战意。羞辱谁都可以,但绝对不能羞辱自己的未婚夫!端木兰熏绝不允许任何人羞

辱自己的未婚夫!

"聚液期中级!"端木浩林身体一颤,眼中闪过一道惊疑,"兰熏,你,你这么快就到达聚液期中级了?"

"哼!"端木兰熏没什么心思回答端木浩林的话,而是作势准备攻击端木浩林。见此情形,端木浩林撒腿就跑,恨恨瞪了端木天循一眼,远远传来他的声音:"端木

天循,我倒看看,你能不能让兰熏保护你一辈子!......"

看着远离而去的端木浩林,端木兰熏轻哼一声,再度恢复到先前的可人模样,一副温柔婉转的贤惠模样。

端木天循倒是盯着端木浩林的身影,眼中多了几分迷惑。

若是以往,哪怕端木兰熏在自己身边,端木浩林都一定会对自己动手,甚至暗算自己,让自己狼狈不堪。可如今,端木浩林仅仅讥讽几句便走,完全不符合他的性

格。

"难道他想搞点什么阴谋诡计?"端木天循只能默默猜测着。

端木天循并不知道,在端木浩林远遁的时候,眼中的恨意已经被一股寒意色取而代之,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哼哼,看看你还有没有机会回到端木家!哼哼,废

物!"

"天循哥哥。"感受着略为压抑的气氛,端木兰熏不由出声说道:"你别在意端木浩林的话,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强的!"

说着这句话,端木兰熏不由想起在很小的时候,端木天循为了保护自己而与一条恶狗搏斗的情景。也不由的想起,当众人还未开始修炼的时候,端木天循为了保护

自己,挺身与欺负自己的端木浩林战斗的情景,也正是从那一天开始,端木兰熏就将自己的心放在端木天循身上,哪怕端木天循被人叫做废物,她依然不嫌弃。

想起小时候不停的欺负自己,长大后不停讨好自己的端木浩林,端木兰熏的眼中就涌出一股怒火。

"呵......端木浩林也没说错,我本来就是废物,有什么在意的?"端木天循苦涩一笑。

就端木天循所知道的,天下修行者,分为凝气期、聚液期、结晶期、融魂期、化境期以及天元期。至于天元期之上还有什么样的境界,端木天循不清楚,端木家上

上下下也都不清楚。

由于天下以武为尊,端木家孩童必须在六岁时依靠家族提供的引气诀凝结出天玄力,可端木天循却在十五岁的时候才凝结出天玄力。

端木家同辈子弟中,除去那些无法凝结出天玄力的人,就属端木天循的实力最低。按照端木家族规,如果端木天循没有在十六岁达到凝气期的话,必须服从家族的

派遣,成为端木家底层劳动力,到时候根本没有什么空余时间进行修行,这一辈子也将与修行生活告别。

幸好,端木天循在他年满十六的时候,终于达到了凝气期下级。

虽然已经到达凝气期下级,可端木天循如果无法在二十岁达到聚液期的话,依然会被家族派遣到其他城池中照看家族生意。待遇也就比之前好上一点点而已,可以

挤出点空余时间修行。

四年内达到聚液期,这让端木天循内心多出几分茫然和无奈。端木天循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够在四年内达到聚液期。

反看端木兰熏,区区十六芳龄,却已拥有聚液期中级实力!这也是端木天循每次与端木兰熏在一起的时候,内心总会不由升起一些自卑的原由。至于先前奚落他的

端木浩林,也都拥有聚液期下级实力。与这二人比较,用废物一词来形容端木天循,的确十分恰当。

"天循哥哥......"看到端木天循脸上的苦意,端木兰熏的情绪也有些低落,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安慰端木天循。

"呵......用不着安慰我,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端木天循的脸上反倒挂着笑意,对着端木兰熏说道:"我可不想成为你的累赘......到时候你把我抛弃了,我连

哭的地方都没。"

"天循哥哥!"听着端木天循的话,端木兰熏的脸上挂着几分羞红,在地上跺了几脚,一溜烟跑进自己家中。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家门。

当端木天循走进端木兰熏的家门时,立刻察觉到一股不对劲的气氛。

正堂中央,端木家族长端木尚志和一名陌生人坐于首座,端木家两位长老坐于端木尚志右手旁,端木兰熏和她的父亲端木尚德恭敬的站在长老身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