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豆瓣生活 正文

梦见北斗七星(梦见北斗七星和很多星星)

扫码手机浏览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恨不知所踪,一笑而泯。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相逢和偶遇。晁盖最初班底的形成,都是源于一个梦。 ...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恨不知所踪,一笑而泯。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相逢和偶遇。晁盖最初班底的形成,都是源于一个梦。

在智取生辰纲前,晁盖曾做了一个梦,梦见北斗七星大放光芒,而且还有一颗暗亮的星在旁,经过吴用解梦之后,那七颗星分别是托塔天王晁盖、智多星吴用、入云龙公孙胜、赤发鬼刘唐、阮氏三雄短命二郎阮小五、立地太岁阮小二、活阎罗阮小七,而那颗暗亮的星是白日鼠白胜。这就是晁盖最初的班底。

刘唐出场时是很具有戏剧性的。当时刘唐醉卧灵官殿,被本地治安巡防人员朱仝、雷横当做是盲流抓了起来,后来被晁盖以自己外甥的名义花了十两银子解救。刘唐外表一看也确实不像好人,晁盖去推开门,打一看时,只见高高吊起那汉子在里面,露出一身黑肉,下面抓紥起两条黑黝黝毛腿,赤着一双脚。晁盖把灯照那人脸时,紫黑阔脸,鬓边一搭朱砂记,上面生一片黑黄毛。原来刘唐被来就是来找晁盖,通报生辰纲秘密的。

展开全文

吴用出场是刘唐引出来的。当时晁盖贿赂了雷横十两银子救下了刘唐,刘唐去讨回,到手的鸭子飞了雷横自然不干。当时雷横和刘唐就路上斗了五十余合,不分胜败。众土兵见雷横赢刘唐不得,却待都要一齐上拼他。只见侧首篱门开处,一个人掣两条铜链,叫道:“你们两个好汉,且不要斗。我看了多时,权且歇一歇,我有话说。”便把铜链就中一隔,两个都收住了朴刀,跳出圈子外来,立住了脚。这是吴用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使用比兵器,其实著名的智多星吴用并不是文弱书生,还是有一定武功的,至少比大哥宋江要强上许多。吴用当时的身份是私塾老师,吴用给自己的定位也是脑力劳动者,不是拼武力的。看那人时,似秀才打扮,戴一顶桶子样抹眉梁头巾,穿一领皂沿边麻布宽衫,腰系一条茶褐銮带,下面丝鞋净袜,生得眉清目秀,面白须长。这秀才乃是智多星吴用,表字学究,道号加亮先生,祖贯本乡人氏。

阮氏三雄吴用推荐的。解梦师吴用让阮氏三雄应了七星之梦中的三星。阮氏三雄是弟兄三个,在济州梁山泊边石碣村住,日常只打鱼为生。亦曾在泊子里做私商勾当。阮小二头戴一顶破头巾,身穿一领旧衣服,赤着双脚——眍兜脸两眉竖起,略绰口四面连拳。胸前一带盖胆黄毛,背上两枝横生板肋。臂膊有千百斤气力,眼睛射几万道寒光。人称立地太岁,果然混世魔王;阮小七头戴一顶遮日黑箬笠,身上穿个棋子布背心,腰系着一条生布裙—— 疙瘩脸横生怪肉,玲珑眼突出双睛。腮边长短淡黄须,身上交加乌黑点。浑如生铁打成,疑是顽铜铸就。休言岳庙恶司神,果是人间刚直汉。村中唤作活阎罗,世上降生真五道;阮小五斜戴着一顶破头巾,鬓边插朵石榴花,披着一领旧布衫,露出胸前刺着的青郁郁一个豹子来。里面匾扎起裤子,上面围着一条间道棋子布手巾——一双手浑如铁棒,两只眼有似铜铃。面皮上常有些笑容,心窝里深藏着鸩毒。能生横祸,善降非灾。拳打来猴子心寒,脚踢处B431蛇丧胆。何处觅行瘟使者,只此是短命二郎。阮小二和阮小七都是在渔场找到的,只有阮小五是赌场找到的。

公孙胜和刘唐一样,也是自己找上门来,送生辰纲秘密的。贫道覆姓公孙,单讳一个胜字,道号一清先生。小道是蓟州人氏。自幼乡中好习枪棒,学成武艺多般,人但呼为公孙胜大郎。为因学得一家道术,亦能呼风唤雨,驾雾腾云。江湖上都称贫道做入云龙。

七星聚义人齐了,当时就排出了座次——晁盖只得坐了第一位。吴用坐了第二位,公孙胜坐了第三位,刘唐坐了第四位,阮小二坐了第五位,阮小五坐第六位,阮小七坐第七位。

从这个排位,也可以看出晁盖班底的最初分工——晁盖是老大,精神领袖,当仁不让;吴用是老二,出谋划策,满腔抱负,实际执行人,所以水浒原著用的是吴用智取生辰纲,而不是晁盖智取生辰纲;公孙胜是闲云野鹤,又尘缘未了,是一个不坚定的追随者;阮氏三雄是朝不保夕的渔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无所畏惧;刘唐是一个盲流,一个吃饱全家不饿,参加革命才能保命,失去的只能是锁链,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后四位革命最积极。

那颗暗星白胜是晁盖推荐的,最后出事也是应在了白胜身上。晁盖道:“黄泥冈东十里路,地名安乐村,有一个闲汉,叫做白日鼠白胜,也曾来投奔我。我曾赍助他盘缠。”吴用道:“北斗上白光,莫不是应在这人?自有用他处。”刘唐道:“此处黄泥冈较远,何处可以容身?”吴用道:“只这个白胜家,便是我们安身处。亦还要用了白胜。”

班底搭成了,领导确定了,分工明确了,下一步就要完成智取生辰纲大业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