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豆瓣生活 正文

埋怨(埋怨的意思)

扫码手机浏览

“我男朋友又出轨了,呜呜”,可能她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跟朋友诉苦了。 ...

“我男朋友又出轨了,呜呜”,可能她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跟朋友诉苦了。

“我的运气真不好,老板看不起我,下属觉得我没有能力。”可能他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跟人忿忿不平了。

熟悉吗?

反复跟人甚至跟每个他所认识的人抱怨,觉得问题都在别人的身上的人,总是在扮演受害角色的这种人,我们一般称之为过度抱怨者或惯性抱怨者。

通常过度抱怨者不知道自己过度抱怨,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是负面的,他们觉得世界是负面的,觉得自己只是忠实反应出来。即使周遭的每个人都觉得过度抱怨者喜欢怨东怨西,但他们自己通常都没发现自己的抱怨有多极端。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过度抱怨者对事情的看法很不一样,他们不觉得自己是在抱怨,而是指出明显的事实。他们觉得那些抱怨是在替所有的人发声。

过度抱怨者的成因

长期抱怨者鲜少承认自己很爱抱怨,即使周遭的人心知肚明。惯性抱怨者是后天养成的,不是先天的。有些人从小只要一哀嚎,父母亲就拿他没辄,因此养成怨东怨西的个性,以为扮演受害者就能达到目的。有些抱怨的习性是成年后因生活困苦及境遇不幸而养成的。有些则是老年因为接连不断的疼痛、伤痛和损失而产生的。

不管抱怨的习性是何时或如何养成的,多数人几乎都不自觉。持续抱怨,一旦踰越某个点,朋友的支持会马上从同情变成怜悯,他们会开始把我们当成受害者。

除非我们真的是悲剧事件的幸存者,或经历了真正可怕的困境,否则接受他人的怜悯及被害者的角色,对我们相当不利。怜悯对心灵健康有很大的伤害,在非悲惨的情况下接受他人的怜悯,等于是让人夺走我们的自尊并践踏在脚下。怜悯纯粹是一种心理毒品,惯性抱怨者犹如吸毒成瘾。

相关研究

为了找到一个帮助过度抱怨者的方法,我们从一个研究讲起。

密苏里大学心理学家萝丝(Amanda Rose)追踪三年级、五年级、七年级和九年级的学生半年,她初衷是想要探索过度抱怨和过度讨论问题,对儿童及青少年的友情和心理健康的影响。

背景知识

通常,儿童和青少年常花很多时间讨论同一件事,从各个可能的角度处理问题。这种漫长的讨论过程可能从早自习开始,持续一整天,直到放学后仍继续讨论。他们可能是当面讨论,或透过电话、信息、社群网路、电子邮件,一直讨论到晚上。

一般认为,友情对儿童和青少年的健康有正面的影响,但是萝丝教授想知道,过度投入抱怨会不会有负面影响。

通常,儿童和青少年常花很多时间讨论同一件事,从各个可能的角度处理问题。这种漫长的讨论过程可能从早自习开始,持续一整天,直到放学后仍继续讨论。他们可能是当面讨论,或透过电话、信息、社群网路、电子邮件,一直讨论到晚上。

一般认为,友情对儿童和青少年的健康有正面的影响,但是萝丝教授想知道,过度投入抱怨会不会有负面影响。

展开全文

研究的结果令人意外,六个月后,花太多时间和朋友一起钻牛角尖的女孩,友谊变得更深厚了(好事一桩),但也变得更忧郁和焦虑(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而男孩他们和朋友抱怨及谈论问题的时间比女孩少。但常和朋友一起钻牛角尖的男孩也是友谊变深厚了,但他们并未变得比较焦虑和忧郁。

于是在研究的结果这里诞生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向朋友过度抱怨,会让女孩更加忧郁和焦虑?

原因一

研究人员推测,因为共同钻牛角尖会过度关注抱怨或问题的细节,“也让人觉得问题比较严重,较难解决,使人更加担心,产生更多的焦虑症状。“

原因二

这个可能是更加靠谱的解释,萝丝认为共同钻牛角尖会影响到更根本的东西:我们如何塑造自己的身分。当女孩花太多时间讨论问题和抱怨时,她们是让累积的不满来界定自己。借由过度抱怨,并让不满变成行动、思想、情感的一部分,她们是在界定自己的社会角色和公众形象,也影响了个人身分的本质。这是因为不管我们希望如何定义自己,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传达出我们是怎样的人。

怎么来理解原因二呢,举个例子,

我们可能喜欢以艺术家自居,但是如果我们一周有40个小时在餐厅里当服务生,一年只花一两个下午的时间来作画,那就不算画家,而是服务生……。

如果生活中的主要活动会界定我们是什么样的人(至少界定一部分),而我们又整天抱怨,那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会自己编织故事与叙述,来解释生活中碰到的多重经验。一些心理学派主张,我们的身分就是由这些故事和叙述塑造出来的。我们想把自己安插在这些故事的哪里,大多是由自己作主。……我们在故事中为自己和他人设定的角色,以及我们在描述中赋予自己和他人的职能和能力,都会影响我们的自我观感。

过度抱怨是让自己扮演受伤、无助或受害的角色。我们愈是让抱怨来主导生活,就愈常扮演受害者的角色。扮演那角色愈久,那也愈有可能变成我们的身分。

根据这个答案,于是我们得出一个结论:

抱怨应该要有清楚的剂量,特别是女孩子。

过度的抱怨可能加深忧郁和焦虑,这是因为你会让你真的成为那样的人。所以最好建议要注意与朋友钻牛角尖的时间。

解决方案

设定一段抱怨时间(不超过一小时),接着就开始解决问题,这可能是让女孩从抒发情绪、获得安慰、深化友谊中受惠,又不至于陷入忧郁和焦虑的最佳做法。

将这个结论跟解释推广到成人身上,因为成年人也容易从随口发发牢骚变成过度抱怨。

当我们感到特别不满时,应该努力避免陷得更深,无法自拔。有些人因为持续抱怨太久,已经养成受害感,到了万劫不复的抱怨点,成了过度抱怨者。

对任何年龄层来说,限制抱怨的长度都有好处,目标是在下面两者之间拿捏平衡:抒发情绪并获得纾解(让自己的情绪获得肯定);刻意忘却抱怨,开始采取有意义的行动。

相关推荐